隔着一张茶几的距离,男人姿态悠闲的温壶泡茶,然后将一杯装满茶的茶杯放到他对面的位置上,这才抬眸看我,“怎么,看见我一点都不觉得惊喜吗?”

惊喜?惊吓还差不多!

之前秦一诺为了找他都快疯了,前段时间虽然他莫名其秒给我打了个电话,让我知道他并没有被绑架,不是真的失踪,但现在看到他出现在这儿,而且还是跟傅清同框,着实让人惊诧。

我侧眸去看身边站着的男人,“你们认识?”

“不认识!”傅清回答得很干脆,“不过是因为你,调查过他一下。”

我无语,不认识他说要见我就带我来,怎么突然觉得自己找的这个合作伙伴不太靠谱呢?!

“我去处理点事情,你们有半个小时的时间。”傅清扔下这句,就转身出了房间。

撇撇嘴,在慕云笙对面坐下来,端起茶抿了一口,“你见我,有什么事?”

“不是我要见你。”慕云笙伸出一根手指摇了摇。

我愣住,“不是你?那是谁?”

“再等等你就知道了。”

疑惑的皱起眉头,“不会是你妈吧?”

如果说沈晴可以让我竖起全身的尖刺进行防御,那秦一诺简直就是大杀器,往那一站分分钟就让我压力值爆表!

慕云笙白我一眼,眼神是chiluo裸的嫌弃,“我妈有那么可怕?”

我郑重其事的点头,“有!”

男人翻了翻眼睛,“不是她。”

不是秦一诺?那又会是谁?

心里突兀的闪现出一个名字,握着茶杯的手指不由自主的就收紧了。

难道说……

门口传来响动的时候,我感觉自己的神经突然间就紧绷了起来,手指僵硬的握着茶杯,梗着脖子不敢回头去看。

直到那一抹透着苍老的声音传过来,我才松了口气,但心底又有种莫名的失落。

“你就是慕雨菲?”

我回头看去,来人是一个六十岁左右,头发花白,穿一身黑色西装,虎目睿智神情沉肃,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刚正不阿老古板气息的老人。

应该是慕家某位长辈吧,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想要见我。

“是,我就是慕雨菲。”出于礼貌,我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老人走过来,犀利的目光如探照灯一般上上下下将我扫了一遍,唇角微微抿着,表情严肃得可怕,压根没办法从他眼角眉梢的神色变化判断他此时内心的想法。

莫名就有点紧张,然后又忍不住唾弃自己居然会觉得紧张。

“你有什么资格继承慕家的家业?”冰冷而直接的话,迎面就砸了过来。

我愣了一下,简直要怀疑自己的耳朵,“什么?”

老者显得愈发不耐烦了,眼底的嘲弄差点溢出来,“我说,你有什么资格继承慕家的家业。”

365棋牌游戏忘记账号 说完,不给我说话的机会,已经径直继续,“慕家身为芜城最大最古老的的家族,旗下产业涉及各个行业,只云笙这一辈,就有五个美国MBA双学位的博士后,无论是管理还是经营能力,我在你身上都没有看到特别出彩的地方。你认为,你凭什么让底下的人信服,又凭什么带领慕家走向另一个巅峰?”

“呵……”

我忍不住就笑出了声,我本来还觉得,怎么像秦一诺那种性格的人,慕家居然能够忍受她,并且接受她生下来的孩子没有任何慕家的血缘,现在看来,慕家人压根就没把血缘这种东西当回事儿,他们要的就是可以帮慕家赚钱,帮助慕家强大的工具。

对方到底是长辈,所以我说话尽量保持着客气,“不好意思,我想问一下,是谁告诉你我想继承慕家的呢?慕云笙?还是慕庭杰?”

“放肆!”老人家瞬间就怒了,“你妈就是这么教你跟长辈说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