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嘭!”一阵巨大的阻力将他拦了下来,如同撞上一面墙一样,李寻安灰头土脸地后退了几步看着眼前这面无法逾越的结界以及结界之后的黑袍少年。

  “帝都来的?”隔着结界少年问道,如同审问犯人一般。

  李寻安点了点头,他看出眼前的这位少年貌似对他提起了一点兴趣,如果这样那他还有一线生机。

  “教会这么多年还是这副德性。”说到教会时少年厌恶毫不遮掩他的一脸厌恶,像是看见恶心的虫子爬过自己脚背般的神情,李寻安这辈子都忘不了。

  “实不相瞒,我也认为教会是一帮寄生虫。”李寻安道,一半出于真心,一半出于奉承。由于王室斗争而加入教会的他对神并无太多的信仰,反而认为教会是对王权的掣肘,在某些方面甚至比世俗的官僚更加低效和荒唐。

  “楚离那个老不死的现在还是活着吗?”

  当世圣人、圣教主教竟被一个少年称为“老不死”,李寻安惊异于这个少年的来历的同时也只能附和着他道:“何止活着,还活的很滋润呢!”同时心里默念“圣人恕罪,圣人恕罪,在下这也是情非得已啊。”

  “帮我带个话,告诉楚离,问他还记得林墨吗?”少年看着眼前这个狼狈不堪的吟游诗人,仇恨在他的心中孕育多年,早已变成暗火,以至于今天的这份宣言看起来是如此的平淡,但这暗火烧的却越来越旺盛,势必要在无形之中燃尽整个世界。

  结界消散,少年缓步离去,像是在欣赏自家庭院般欣赏着战争中的小镇,有限的抵抗之后,战争变为屠杀。李寻安扶着墙向另一个方向走去,速度并不比少年快多少,一声咳嗽,血从他的鼻腔和口中涌了出来,少年的一根手指差点要了他的命,如此恐怖的实力,他确实有资格叫楚离一声“老不死”,李寻安暗想着,慢慢的用术式修复着自己受损的肺,一个上阶魔导在北国小镇差点被打死,传出去会不会太丢人了,但话又说回来,和这样的人交手还能活下来似乎也能作为以后吹牛的资本啊。

365棋牌游戏忘记账号  现在当务之急是如何逃回南方去,楚离给的任务没完成他就已经犯了渎职罪,如今又遭受重创,教会的手段他是知道的,即使他身为皇族也逃不了应有的制裁,可能免受皮肉之苦但监禁是在所难免了,修道院的监牢是比天牢有过之而无不及,一个个性格扭曲的僧侣在帝国法律的盲区鬼知道他们会做些什么出来,一想到这里他就出了一身的冷汗,这些年教会的傲气在与王权的斗争中被逐渐消磨,但不代表他们畏惧王权,名义上仍是由教会来授予帝王管制世俗的权力,在中央王庭以外的其他地区,教会的实力仍然超越着世俗的王权,作为在教会中的一名皇族,逃避权力斗争的李寻安也被认为是他叔叔致仁安排在教会的一步明棋,教会中的同僚多次找他麻烦,如今因喝酒误事,这下就算是楚离本人也保不住他了,现如今后悔也没用,他安慰着自己,只有想办法补救一下了,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毕竟回南方的路还长的很,相信总会有办法的。

  吹雪堡内,黑袍老者端坐在那方华美的王座之上,依旧翻阅着手中的典籍,眉头紧锁,大殿下林墨双手负在身后看着王座上的老人,内心的激动使他双颊有些微热,时隔百年,今天他又一次踏上了这片土地,他并不怀疑自己的实力,但今天的战斗仍让他重新认识了自己,与其说是战斗倒不如说是杀戮。

  老者抬头看了一下少年道:“原计划有变,在此地修整,等主亲率大军至。”说完继续低下头研究起了那本典籍。

  “愚蠢!”林墨嘲讽道“你是先锋,现在应该趁敌军没有准备的时候攻城略地,在这里停下来,呵。”

  “这是主的命令,你这目光短浅之辈岂能明了?”老者不屑道。

  “你以为我骂的是谁?我骂的就是张洛衡那个蠢货!”林墨怒道,少年的狂傲使他不给眼前的这位老者留有一丝一毫的情面。

  “虫子怎知人的世界?”老者摇了摇头道“也罢,无礼之徒理当被净化。”说罢他合上手中的书本,黑暗从那方王座上蔓延开来,纯净的黑似乎要把整个大殿淹没,但仅仅到了林墨的面前便再也无法前进一步,颤抖的黑暗使老者都大吃一惊。林墨掸了掸衣服上的雪花,朝前走了一步,漆黑的夜便被踏碎成了无数的碎片。

  “光。照诸暗,然暗不受光,侵所谓之光,纳百川、容天下,此之为暗。”林墨看着坐在位上震惊的说不出话来的老人悠然道,言语中尽是嘲讽“一本破书你却当成个宝贝。”

  “你怎么会……”老人道,话还没说完便被林墨打断。

  “张洛衡,你到底什么意思?”这句话显然不是说给老人听的,林墨已经厌倦了和这具空壳的对话。

  老人空洞的眸子终于出现了一丝光亮,“林墨,你好歹在我信徒面前给我留点面子嘛。”老者走下王座,拍着楚离的肩膀打趣道,完全没有刚才威严的样子,又或者说,这才是张洛衡的样子。

  “说几句《暗经》就是不给你面子?原地修整,你到底在想什么?”

  “我知道你复仇心切,我不也是一样吗?但打仗要慢慢来。”张洛衡道。

  林墨看着他,一言不发,他知道眼前的这个人说的一切都是放屁,他在等他提条件,比起仇恨张洛衡更看重手中的权力。

  “不如这样,我把前锋的指挥权交给你,让你来,但是想让他们听从你,就只能用那个方法了啊。”